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周内卫_ 第824章 扬言杀人-

时间:2021-05-05 16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人魂小说大周内卫 第824章 扬言杀人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清晨,公孙剑与宋清明早早起床,时辰还早,才过卯时,距离辰时还有一个时辰,所以二人不急,拒绝了王府的马车,徒步走去后城刑部大衙门。

    公孙剑也吃到了梦寐以求的京城小吃,一路上就这么吃过来,直教他大呼过瘾,更过瘾的还是宋清明,他这个人哪里都好,就是有一点,贪吃,见到吃食就走不动路,从前城入后城的一段距离,他吃了公孙剑十几两银子!

    要知道,这十多两银子可以在一个看得过去的小饭庄好酒好菜的吃上一顿了。

    辰时钟声起,二人正好踏入了刑部大门!

    一些还在整理的官差捕快见到二人也是吃惊不小,他们听说过苦主早早前来等候审判人犯,还没见过人犯没等捕快去拿人就送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公孙剑看着这群呆若木鸡的捕快差役们,“大家吃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一个捕头这才反应过来,“大胆人犯,竟敢送上门来,来人,上镣铐!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!”

    宋清明低喝一声,沉声说道:“罪责尚未有定论,怎就成了人犯?难不成你们刑部现在是小吏掌权?你们眼中还有没有尚书大人!”

    捕头冷哼一声,“刑部拿人,只分主次,这苦主不是你们,你们自然就成了人犯,若是心有不满,可报与尚书大人听便是。”

    宋清明一时语塞,大周律法都不清楚的他,怎么会知道六部内的规矩,他转眼看了一眼公孙剑,后者轻轻摇头,伸出脖子与两只手腕,“拷上吧,待会千万别给我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捕头欠了欠身,两名捕快走上来将公孙剑外衣扒去换上囚服,手腕与脖子都锁上了铁链,看起来还真就像一个重刑犯一般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玩意能戴很久很久,重不重?重的话我给你松松?”

    “多谢捕头大人的好意,在下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尚书大人已经在里面坐着了,入堂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笑着又问道:“那你们说的苦主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“你管人家苦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管,不管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这才入了刑部衙门。

    刑部主管刑法大案,以及涉及到高官的案子,所以他们的衙门比民部那个小衙门大了许多倍,两排站满了官差。

    柳长水正坐在高处低头看着什么东西,他旁边站着一位羽扇纶巾的雅士,看起来应当是刑部衙门的太师,他在柳长水的挥手致意下坐回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公孙剑看去,雅士先是一种错愕的眼神,随后微微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公孙剑站在原地,高喝一声,“尚书大人,吃了吗?”

    低着头的老人嘴角泛起一丝笑容,他没有理会依旧看着桌面的状纸。

    不消多时,门外又走来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,与李乾庭极为相似,公孙剑没见过他,但也从别人口中了解过,此人就是李乾逸了。

    李乾逸看着“全副武装”的公孙剑,冷笑一声,“认罪了?”

    “认什么罪,我再给你弟弟试试合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眉头一皱,火气顿时就上来了,李乾庭现在还浑身白布躺在床上昏迷不醒!

    公孙剑佯装恍然大悟,他拍了拍脑袋,“不好意思,我给忘了,他身子骨弱,应该穿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太师在一旁清了清嗓子,咳嗽一声说道:“公堂之上,自有大人为冤情做主,你们二人莫要再起纷争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一脸无辜,“我给他弟弟试试囚服他就想让我死,你说他们一家脑子是不是有病,对了太师大人,我这是在向你陈述事实,不算与他争吵吧?”

    李乾逸骂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雅士太师也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,他撇过头去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柳长水这才抬起头来,看见公孙剑身上的镣铐,他皱眉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小人也不清楚,今日辰时之前我就入了刑部,捕头二话不说就将这玩铐在了我身上,还说我是人犯,我寻思我什么时候成人犯了?”

    柳长水瞪了一眼旁边唯唯诺诺的捕头,“胡闹,去给他摘下来!”

    捕头咽了口唾沫,走向公孙剑,谁知公孙剑一躲,“我带着舒服,凉快,一点也不热,就先戴着,别取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嗤笑一声,“你若是想戴,戴到死都行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指着李乾逸,对着柳长水说道:“柳大人,你看,他又想杀我,他弟弟在公堂之下杀我未遂,他又想在公堂之上杀我,这康王府真是好大的官威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柳长水沉声道:“大世子,本官提醒你一句,这里是刑部,莫要再说浑话,否则依你这威胁的派头,本官可以定公孙剑无罪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突然哑口无言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,如果反驳关于李乾庭的话,那他方才一直说杀说杀就无力反驳,很有可能会让公孙剑无罪释放,若是说他自己的事情,可李乾庭的事情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李乾逸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公孙剑,重重的冷哼一声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柳长水问道:“摘了吧,刑部虽然有主次之分,但你们两方谁对谁错还未下结论,最后谁是人犯还不好说,届时谁来带这个镣铐还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一惊,满心疑问,柳长水这话是什么意思?不是说好的一同将公孙剑打入大牢吗,现在他自己戴上了镣铐,这不是很好的机会吗,为何还要坚持摘下,又为何说谁戴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公孙剑摇了摇头,“我怕直接给他戴上的话,他会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柳长水叹了口气,“给本官个面子,摘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直视这位老人,看见他不易察觉的轻微摇头,公孙剑退让说道:“镣铐可以摘,囚服不能换,这囚服通风,很舒服,刑部公正威严,我第一次来此处,要减轻一下压力,望大人成全。”

    柳长水也不再坚持,退下镣铐最起码好看一些,衣服的话他倒没怎么在意,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捕头颤巍巍的摘下镣铐,偷瞄一眼李乾逸,后者怒瞪过去,吓得捕头差点没拿稳摔在地上,公孙剑把这早就通气的二人的动作看了去,他哈哈一笑,接住镣铐,一字一句道:“大人,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长水摇了摇头,伸平了状纸,“这上面写着公孙剑将康王二世子李乾庭打成重伤濒死,公孙剑,你可承认?”

    公孙剑正色道:“我有一个问题,不知该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说道:“大人问你什么,你就回答什么,你还敢问大人问题?”

    说罢,李乾逸还邀功一般看向柳长水,好像在说不用回答,直接问这小子的罪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料柳长水点了点头,“公堂之上,所有人平等,任何人都有发言权,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如果有人要对你不利,你会不会还手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李乾逸呵斥一声,“大人德高望重,怎么会有人如此无礼去对大人行凶,行凶者恐怕只会找那些人品低劣之人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扭头,“我问你了吗,你是刑部尚书?还是你是这个公堂的主人?”

    “你!我只是在为大人辩解!”

    “大人德高望重,怎会需要你来辩解,再说了,我只是说如果!”

    雅士太师皱了皱眉,轻喝一声,“肃静,方才我不是说了吗,公堂之上莫要再起纷争,由大人定夺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看向太师,“可我不知道为何我问大人问题,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一直在接话,我真不明白哪个才是大人,又或者说此人想将真正的大人取而代之?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

    他堂堂康王大世子被他说成了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?李乾逸是真被这伶牙俐齿的小子给气到了,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竟然被一个同龄人压着打。

    “此人又在公堂之上出污秽之言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冷笑一声,低头恭敬对柳长水一拜,他低着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屑,小声对李乾逸说道:“跟我斗?小爷我在敌军阵前骂阵的时候,还不知道你在哪训练那十个八个的杂兵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胸口一甜,他也有几分武学功底,此时只感觉气不通心不顺,一口鲜血涌上喉咙,他铁青着脸硬生生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柳长水一敲惊堂木,吸引住众人的目光,“李乾逸说的对,本官不会让任何人对本官不利。”

    李乾逸心中一喜,心想尚书大人你终于想起来你是哪一边的了。

    公孙剑点了点头,“的确,大人德高望重光明磊落公正无私,百姓对大人极为爱戴,出门在外受万民敬仰,怎么会有人对大人不利,是在下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堂之上以大人举例,侮辱大人,公孙剑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公孙剑深呼口气,看着李乾逸的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般,他抿起嘴笑了笑,“大石子,又有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乾逸听着公孙剑别扭的“大世子”三个字,思前想后才明白其中蹊跷,他怒喝一声,“大胆,敢对本世子不敬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一愣,“他们不都是这么叫你的吗,大石子左,大石子右的,搞得我还以为这公堂真是你家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孙剑,休的胡言。”

    柳长水没给李乾逸说话的机会,率先警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公孙剑作了一揖,“咱们回归正题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太师轻轻皱眉,他才发现,方才大家仿佛都在跟着公孙剑的思路走,好像把柳尚书最开始问的问题给忽略了。

    太师刚要提醒一声,只听公孙剑说道:“大人,方才我举例不恰当,念在我年轻不懂事,我重新组织语言。”

    柳长水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大人站在我得角度来想一下,一个年轻人,被另一个年轻人百般羞辱,百般挑衅,又威胁要杀了我,您说,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辰时,即便是再懒的汉子也都起来了,他们都听说今日刑部大衙门要会审明王府与康王府的人,一个个都赶过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虽然平日里后城的平民百姓非常少,但是并不阻止任何人进入,今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许多百姓都自发的围了过来,大衙门门口有不下数百人在围观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听着公孙剑反驳李乾逸的话,虽说他们听不懂,不过不妨碍他们拍手叫好,可当他们听到公孙剑的这番说词之后,一个个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世间没有感同身受,就不要去劝别人大度。

    尚书大人好像也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突然有个汉子大喝一声,“当然是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!老子什么事都没做,凭什么过来扬言杀人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又有不少人符合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