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下第一_ 1112 崩心粉,再现 为a0fdb8f6e0e的玉佩加更-

时间:2021-06-25 13:3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抚琴的人小说天下第一 1112 崩心粉,再现 为a0fdb8f6e0e的玉佩加更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既然确定药神就是超神级炼药师,鹰爪神对他的态度自然就更好了,立刻命人上来茶水。

    陈冬端起杯来喝了一口,说道:“鹰掌门,你也喝啊!”

    鹰爪神笑呵呵道:“药神喝吧,我不渴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一个人喝茶多没意思,你也一起喝啊。”陈冬端起鹰爪神的茶杯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陈冬已经往茶杯里下了崩心粉。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喝酒,还得一起喝啊?”话虽然这么说,但鹰爪神还是接过杯来,笑呵呵地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喝茶和喝酒一样,一个人喝总是越喝越苦。”陈冬也微笑着,看不出任何杀意,但鹰爪神在他眼里已经是个七分之一的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喝茶和喝酒一样,一个人喝总是越喝越苦……”鹰爪神感慨地道:“真是很有深意的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一起喝酒的朋友,我更喜欢一起喝茶的朋友。”陈冬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“药神如果有兴致,我可以每天陪你喝茶。”鹰爪神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陈冬微笑着道:“酒友易得、知己难寻,我很希望能和鹰掌门成为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胜荣幸!”鹰爪神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从这天起,陈冬每天都来找鹰爪神喝茶,鹰爪神无论有多么忙,也会抽出一盏茶的时间来。

    因为了解药神的脾气,鹰爪神在和他喝茶时,绝不会让其他炼药师进来。

    陈冬每次也就能好整以暇地下药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,便是三天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湘州郡,沙城。

    司马雷如他所言,真就大醉了三天。

    这天,他收到一封信,来自沪城的云中子。

    自从陈冬接下屠魔令后,云中子便无时不刻地关注着沙城的动向,但因为湘州郡距离沪城稍远,云中子得到消息时已经是两天后了,再用灵鸽传书又耗费了一天。

    云中子询问司马雷是怎么脱离险境的?

    司马雷便认认真真地回信,将之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云中子接到信时,已经是第四天了。

    “药神?超神级炼药师?”云中子看着来信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云中子对“药神”这个名字并不陌生,炼药师工会当初和青云观翻脸,就是因为这个叫“药神”的。炼药师工会认为,南宫越死在药神手上,而药神是陈冬的朋友,所以要求陈冬交出药神。

    当然,陈冬是拒不承认的。

    再后来,炼药师工会断了青云观的药,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,陈冬突然带来几千颗丹药,还说要多少有多少,不用看炼药师工会的脸色!

    ——发生这件事时,云中子虽不在场,但上护法还是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可以断定,这个“药神”就是陈冬的朋友。

    陈冬接下屠魔令后,委托药神前往益阳城,救出司马雷、杀掉狼天王!

    云中子觉得很有意思,于是又写信给司马雷,问他药神是否还在沙城。

    如果还在,云中子想见见他,一位超神级炼药师,无论在哪都是个宝——就算他和炼药师工会之间有些过节,也没人在意的,更何况他还立下大功,曾经那些罪责也完全能抵消!

    司马雷又收到信时,已经是第五天。

    司马雷回信说:“药神跟着鹰爪神去昌城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再接到信,是第六天。

    鹰爪神?!

    云中子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陈冬和飞鹰山庄是有过节的,而且是不可调和、不死不休的那种过节!

    药神好端端跑去昌城干什么?

    虽然不敢确定,但云中子还是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云中子立刻给司马雷回信:“去昌城,请药神来沪城见我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用请,是因为云中子不能确定药神到昌城的真正目的,所以不能失了礼貌。

    司马雷收到信时,已经是第七天。

    “云掌门也对药神感兴趣啊……”司马雷笑呵呵的:“也是,超神级炼药师,谁能不感兴趣?好,我就去一趟昌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七天里,昌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本来,陈冬已经扫清所有障碍,安安心心地给鹰爪神下七天崩心粉,他就能死于非命了,而且外人看不出任何痕迹!

    但他忍不住想,鹰爪神死了以后,狐天王肯定趁虚而入,到时候昌城不是又被魔族占领了吗?

    陈冬是要杀掉鹰爪神,但不能给魔族递刀子啊!

    在杀掉鹰爪神之前,最好除掉狐天王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于是陈冬便向鹰爪神谏言,希望他能进攻景德城。

    “青云观除掉了豹天王,震雷堂除掉了狼天王,咱们飞鹰山庄也不能落后是吧?”

    “打不过?不会的,有我帮着你,肯定除掉狐天王!狼天王就是我帮着司马掌门干掉的,我的战斗力也不简单,司马掌门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云大帅不让轻举妄动?鹰掌门,别这么死脑筋嘛,什么都听云大帅的,什么时候才能立功!我都说过了,有我帮着你,一定能干掉狐天王嘛。实在不行,我再给你提供几颗超神级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各大掌门当初出征时,每人是分了些超神级丹药的,但在经历过几次战斗后,基本都耗光了。

    看到药神亮出超神级丹药,鹰爪神的一颗心顿时澎湃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超神级丹药,他确实有把握胜过狐天王,再加上药神和自己手下的几位长老,拿下景德城应该不是什么问题!

    药神说得没错,不能什么都听云中子的,云中子现在太保守了,总是等待、等待、等待,什么时候才能立功?

    在陈冬的游说下,鹰爪神终于下定决心,在第七天的时候,率众前往景德城!

    ——第七天,其实是鹰爪神和祁天胜约好去庐州城的日子,但因为陈冬连续几天的洗脑,他把这事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诛杀狐天王、拿下景德城,不比去抓肖潇更热血吗?

    于是第七天的早上,鹰爪神和陈冬喝过最后一次茶后,便在城中点兵、率众集结,浩浩荡荡地前往景德城了。

    景德城距离昌城不远,即便有人飞行、有人奔跑,也不一会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赣州郡,景德城。

    魔族的狐天王确实在这驻扎。

    有魔族的地方就是地狱,景德城也不例外,魔兵大肆横行、百姓受苦受难。

    城主府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一名魔兵急匆匆地赶来。

    “狐天王,鹰爪神带着人过来了,还有半炷香的时间就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正在喝酒作乐的狐天王十分吃惊,自从前段时间昌城被鹰爪神占下后,他曾三番五次过去讨伐,但鹰爪神总是闭而不战、只守不攻,现在竟然杀上来了?

    又联想到豹天王和狼天王的遭遇,让狐天王不得不怀疑,这就是一场预谋。

    “集结所有龙兵,出城!”狐天王大叫着,同时将体内的酒水全部排出。

    ——平心而论,如果狐天王也紧闭城门、只守不攻,鹰爪神想攻进来也得费些时间。但是狐天王不会这么干的,他早就想和鹰爪神一较高下了!

    在一炷香的时间内,狐天王带着一众魔兵出了城,黑压压的一大片,足有数万人。

    天上有,地上也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鹰爪神和陈冬等人也赶到了景德城的附近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同样有数万人,天上有、地上也有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

    一场正面交锋的恶战,已经不可避免!

    陈冬之前帮着青云观除掉豹天王,又帮着震雷堂除掉狼天王,但那都是用计,以最小的代价,换来最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正面交锋也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空中。

    正在飞行的鹰爪神,远远地看到了狐天王,以及狐天王身后的一大群魔兵,沉沉地道:“到底还是惊动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飞在他身边的陈冬笑道:“咱们这么大阵仗,不惊动才怪了。狐天王出来更好,省得咱们还得攻城,不好攻不说,还容易伤着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但问题是,咱们能赢么?”鹰爪神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帮你,一定赢的。”陈冬手心一翻,摸出几颗超神级丹药来,加速度的、加力量的、加防御的,还有疗伤的。

    “好!”鹰爪神内心激动,接过这几颗丹药来,一股脑地全部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就这几颗超神级丹药,市面上就价值几千万灵石。

    药神这么下血本,鹰爪神真的很感动,情不自禁地说了声:“药神,谢谢你!”

    陈冬笑着道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是真的不客气,几千万灵石买你的命,简直值得不能再值了。

    鹰爪神都要死了,陈冬当然竭尽全力帮他的忙。

    “能认识你,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……”鹰爪神无比感慨地说着,眼眶中甚至泛出一些泪花。

    服下超神级丹药后,鹰爪神的体内顿时多了一股极其澎湃的力量,充斥在他的血肉、骨骼、肌肤和四肢百骸里。

    也让他瞬间觉得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飕——”的一声,鹰爪神飞高了不少,如同雷鸣般的声音滚滚而出,响彻整片天空:“狐天王,准备好受死了吗?!”

    霸气,而又充满威严!既然确定药神就是超神级炼药师,鹰爪神对他的态度自然就更好了,立刻命人上来茶水。

    陈冬端起杯来喝了一口,说道:“鹰掌门,你也喝啊!”

    鹰爪神笑呵呵道:“药神喝吧,我不渴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一个人喝茶多没意思,你也一起喝啊。”陈冬端起鹰爪神的茶杯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陈冬已经往茶杯里下了崩心粉。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喝酒,还得一起喝啊?”话虽然这么说,但鹰爪神还是接过杯来,笑呵呵地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喝茶和喝酒一样,一个人喝总是越喝越苦。”陈冬也微笑着,看不出任何杀意,但鹰爪神在他眼里已经是个七分之一的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喝茶和喝酒一样,一个人喝总是越喝越苦……”鹰爪神感慨地道:“真是很有深意的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一起喝酒的朋友,我更喜欢一起喝茶的朋友。”陈冬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“药神如果有兴致,我可以每天陪你喝茶。”鹰爪神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陈冬微笑着道:“酒友易得、知己难寻,我很希望能和鹰掌门成为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胜荣幸!”鹰爪神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从这天起,陈冬每天都来找鹰爪神喝茶,鹰爪神无论有多么忙,也会抽出一盏茶的时间来。

    因为了解药神的脾气,鹰爪神在和他喝茶时,绝不会让其他炼药师进来。

    陈冬每次也就能好整以暇地下药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,便是三天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湘州郡,沙城。

    司马雷如他所言,真就大醉了三天。

    这天,他收到一封信,来自沪城的云中子。

    自从陈冬接下屠魔令后,云中子便无时不刻地关注着沙城的动向,但因为湘州郡距离沪城稍远,云中子得到消息时已经是两天后了,再用灵鸽传书又耗费了一天。

    云中子询问司马雷是怎么脱离险境的?

    司马雷便认认真真地回信,将之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云中子接到信时,已经是第四天了。

    “药神?超神级炼药师?”云中子看着来信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云中子对“药神”这个名字并不陌生,炼药师工会当初和青云观翻脸,就是因为这个叫“药神”的。炼药师工会认为,南宫越死在药神手上,而药神是陈冬的朋友,所以要求陈冬交出药神。

    当然,陈冬是拒不承认的。

    再后来,炼药师工会断了青云观的药,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,陈冬突然带来几千颗丹药,还说要多少有多少,不用看炼药师工会的脸色!

    ——发生这件事时,云中子虽不在场,但上护法还是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可以断定,这个“药神”就是陈冬的朋友。

    陈冬接下屠魔令后,委托药神前往益阳城,救出司马雷、杀掉狼天王!

    云中子觉得很有意思,于是又写信给司马雷,问他药神是否还在沙城。

    如果还在,云中子想见见他,一位超神级炼药师,无论在哪都是个宝——就算他和炼药师工会之间有些过节,也没人在意的,更何况他还立下大功,曾经那些罪责也完全能抵消!

    司马雷又收到信时,已经是第五天。

    司马雷回信说:“药神跟着鹰爪神去昌城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子再接到信,是第六天。

    鹰爪神?!

    云中子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陈冬和飞鹰山庄是有过节的,而且是不可调和、不死不休的那种过节!

    药神好端端跑去昌城干什么?

    虽然不敢确定,但云中子还是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云中子立刻给司马雷回信:“去昌城,请药神来沪城见我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用请,是因为云中子不能确定药神到昌城的真正目的,所以不能失了礼貌。

    司马雷收到信时,已经是第七天。

    “云掌门也对药神感兴趣啊……”司马雷笑呵呵的:“也是,超神级炼药师,谁能不感兴趣?好,我就去一趟昌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七天里,昌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本来,陈冬已经扫清所有障碍,安安心心地给鹰爪神下七天崩心粉,他就能死于非命了,而且外人看不出任何痕迹!

    但他忍不住想,鹰爪神死了以后,狐天王肯定趁虚而入,到时候昌城不是又被魔族占领了吗?

    陈冬是要杀掉鹰爪神,但不能给魔族递刀子啊!

    在杀掉鹰爪神之前,最好除掉狐天王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于是陈冬便向鹰爪神谏言,希望他能进攻景德城。

    “青云观除掉了豹天王,震雷堂除掉了狼天王,咱们飞鹰山庄也不能落后是吧?”

    “打不过?不会的,有我帮着你,肯定除掉狐天王!狼天王就是我帮着司马掌门干掉的,我的战斗力也不简单,司马掌门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云大帅不让轻举妄动?鹰掌门,别这么死脑筋嘛,什么都听云大帅的,什么时候才能立功!我都说过了,有我帮着你,一定能干掉狐天王嘛。实在不行,我再给你提供几颗超神级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各大掌门当初出征时,每人是分了些超神级丹药的,但在经历过几次战斗后,基本都耗光了。

    看到药神亮出超神级丹药,鹰爪神的一颗心顿时澎湃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超神级丹药,他确实有把握胜过狐天王,再加上药神和自己手下的几位长老,拿下景德城应该不是什么问题!

    药神说得没错,不能什么都听云中子的,云中子现在太保守了,总是等待、等待、等待,什么时候才能立功?

    在陈冬的游说下,鹰爪神终于下定决心,在第七天的时候,率众前往景德城!

    ——第七天,其实是鹰爪神和祁天胜约好去庐州城的日子,但因为陈冬连续几天的洗脑,他把这事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诛杀狐天王、拿下景德城,不比去抓肖潇更热血吗?

    于是第七天的早上,鹰爪神和陈冬喝过最后一次茶后,便在城中点兵、率众集结,浩浩荡荡地前往景德城了。

    景德城距离昌城不远,即便有人飞行、有人奔跑,也不一会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赣州郡,景德城。

    魔族的狐天王确实在这驻扎。

    有魔族的地方就是地狱,景德城也不例外,魔兵大肆横行、百姓受苦受难。

    城主府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一名魔兵急匆匆地赶来。

    “狐天王,鹰爪神带着人过来了,还有半炷香的时间就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正在喝酒作乐的狐天王十分吃惊,自从前段时间昌城被鹰爪神占下后,他曾三番五次过去讨伐,但鹰爪神总是闭而不战、只守不攻,现在竟然杀上来了?

    又联想到豹天王和狼天王的遭遇,让狐天王不得不怀疑,这就是一场预谋。

    “集结所有龙兵,出城!”狐天王大叫着,同时将体内的酒水全部排出。

    ——平心而论,如果狐天王也紧闭城门、只守不攻,鹰爪神想攻进来也得费些时间。但是狐天王不会这么干的,他早就想和鹰爪神一较高下了!

    在一炷香的时间内,狐天王带着一众魔兵出了城,黑压压的一大片,足有数万人。

    天上有,地上也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鹰爪神和陈冬等人也赶到了景德城的附近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同样有数万人,天上有、地上也有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

    一场正面交锋的恶战,已经不可避免!

    陈冬之前帮着青云观除掉豹天王,又帮着震雷堂除掉狼天王,但那都是用计,以最小的代价,换来最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正面交锋也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空中。

    正在飞行的鹰爪神,远远地看到了狐天王,以及狐天王身后的一大群魔兵,沉沉地道:“到底还是惊动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飞在他身边的陈冬笑道:“咱们这么大阵仗,不惊动才怪了。狐天王出来更好,省得咱们还得攻城,不好攻不说,还容易伤着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但问题是,咱们能赢么?”鹰爪神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帮你,一定赢的。”陈冬手心一翻,摸出几颗超神级丹药来,加速度的、加力量的、加防御的,还有疗伤的。

    “好!”鹰爪神内心激动,接过这几颗丹药来,一股脑地全部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就这几颗超神级丹药,市面上就价值几千万灵石。

    药神这么下血本,鹰爪神真的很感动,情不自禁地说了声:“药神,谢谢你!”

    陈冬笑着道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是真的不客气,几千万灵石买你的命,简直值得不能再值了。

    鹰爪神都要死了,陈冬当然竭尽全力帮他的忙。

    “能认识你,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……”鹰爪神无比感慨地说着,眼眶中甚至泛出一些泪花。

    服下超神级丹药后,鹰爪神的体内顿时多了一股极其澎湃的力量,充斥在他的血肉、骨骼、肌肤和四肢百骸里。

    也让他瞬间觉得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飕——”的一声,鹰爪神飞高了不少,如同雷鸣般的声音滚滚而出,响彻整片天空:“狐天王,准备好受死了吗?!”

    霸气,而又充满威严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